金融服務
服務黨和國家事業大局
時間: 2019/7/5 15:04:10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作者:記者 張沛 發布日期:2019-07-03 07:11

來一場“說走就走”的出境游,已成為近年來中國人休閑度假的常見選擇,而行前準備往往離不開查匯率、換外幣。其實,小到個人出境旅游、留學,大到企業“走出去”、吸引外資,都與高效嚴謹創新的外匯管理工作息息相關。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改革開放前,我國實行統收統支的外匯管理體制。1979年3月13日,國務院批準設立國家外匯管理總局,我國外匯管理改革由此拉開序幕。40年來,伴隨改革開放持續深入推進,外匯管理部門始終服務黨和國家事業大局,在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加強外匯儲備管理、推進對外開放、做好風險防控等方面取得了歷史性成就。

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日前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表示,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匯率彈性不斷增強,在配置外匯資源、平衡國際收支、增強宏觀經濟韌性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回顧過去40年,人民幣匯率制度經歷了從官定匯率到市場決定、從固定匯率到有管理的浮動匯率的重大演變。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隨著國內外經濟環境的變化,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時機日趨成熟。

按照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的要求,2005年,我國開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此后,按照主動性、可控性、漸進性原則,結合內外部環境變化,不斷完善匯率形成機制——2015年,改進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強調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要參考上日收盤匯率,以反映市場供求變化;2016年,明確“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提高了匯率機制的規則性、透明度和市場化水平;2017年,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

可以說,隨著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逐步擴大,匯率彈性不斷增強,在外匯市場供求中的“自動穩定器”功能得以更好發揮,外匯市場資源配置效率進一步提高。

外匯儲備管理運用日趨成熟

外匯儲備是我國重要的戰略資源。1981年起,我國逐步建立和完善外匯儲備管理制度。新世紀以來,隨著涉外經濟發展,我國逐漸擺脫外匯資源短缺狀態,外匯儲備規模2006年以來穩居世界第一。

一方面,外匯儲備加強中長期戰略擺布,審慎優化貨幣和資產結構,保障安全性、流動性和保值增值,基本形成適應大規模外匯儲備和我國國情的經營管理模式。2019年以來,我國外匯儲備穩中有升,截至5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010億美元。

另一方面,外匯儲備積極服務國家重大戰略,拓展多元化運用。2003年,成立中央匯金公司,創造性支持金融機構改革,使我國商業銀行逐步建立起規范的公司治理結構,資產規模和盈利水平均位居全球前列,開發性、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進展順利,職能定位得到進一步明確。2011年,成立外匯儲備委托貸款辦公室,堅持市場化原則,不斷拓展外匯儲備多元化運用,為服務“走出去”和“一帶一路”建設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國外匯儲備是全球金融市場重要的投資者、是負責任的投資者,我們按照市場化原則在國際金融市場運作,尊重國際市場規則和行業慣例,維護和促進國際金融市場的穩定與發展。”潘功勝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表示。

外匯領域雙向開放扎實推進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將在開放的環境中適應開放,在開放的環境中贏得發展。為此,外匯管理部門積極助推我國經濟對外開放和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在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進程中不斷提高大國開放型經濟體金融宏觀調控能力。

為推動金融市場高水平雙向開放,外匯管理部門多措并舉,精準發力。比如,改革完善合格機構投資者(QFII、RQFII、QDII、RQDII等)外匯管理制度,便利并規范境外機構境內發行債券及貨幣市場工具(熊貓債),支持擴大境內商品期貨市場對外開放;逐步擴大互聯互通的覆蓋范圍,完善債券通,推動“滬倫通”落地啟動,繼續擴大基金互認產品范圍;支持國內金融機構參與國際金融市場,規范外資參與上市公司外匯管理,推動實施外籍員工直接參與境內上市公司股權激勵計劃。

另外,促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的政策框架基本形成。比如,加強依法行政頂層設計,適時修訂完善《外匯管理條例》;推進經常項目外匯管理改革,近年來先后實施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外匯管理改革,企業單筆業務辦理時間下降70%以上;提升跨境投融資自由化便利化,貫徹“事前準入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大幅節約市場主體“腳底成本”;支持自由貿易試驗區、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開展外匯管理改革先行先試,打造外匯管理改革開放新高地和試驗田。

《金融時報》記者獲悉,外匯管理部門將繼續加快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和雙向開放。近期重點工作包括:推動QFII、RQFII改革,擴大投資范圍,研究適度放寬甚至取消QFII額度管理;完善本外幣一體化的宏觀審慎管理,試點建立本外幣一體化的賬戶體系,統一本外幣跨境資金池管理政策等。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認為,隨著對外開放加速,我國金融業將成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及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主力軍。

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初步形成

目前,具有中國特色的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已初步形成。業內人士評價稱,這有利于防范跨境資本流動沖擊和外匯市場高強度波動,提升在開放條件下的管理能力和風險防控能力。

宏觀審慎旨在維護外匯市場基本穩定,防范跨境資本流動大幅波動引發系統性風險。主要措施包括建立和完善跨境資本流動監測、預警和響應機制,以市場化方式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順周期波動,強化對系統重要性機構監測監管。微觀監管則旨在依法維護外匯市場秩序,突出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和反逃稅。打擊虛假交易、欺騙性交易和地下錢莊等違法違規行為。同時,保持政策和執法標準跨周期穩定性、一致性和可預期性,堅持功能監管,加強行為監管,分類管理、合理引導對外投資健康有序發展。

在新的歷史時期,外匯管理部門將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統籌推動資本項目開放、金融市場雙向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提升跨境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有效防范跨境資本流動沖擊,維護金融穩定和國家經濟金融安全,服務于國家全面開放新格局。

 
返回
彩票大小单双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