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經濟
阿達尼澳洲煤礦未來面臨不確定性
時間: 2019/5/16 9:32:09

中國煤炭資源網 觀點,  公司,  國際 2019-05-15 17:48:54

     

就在澳大利亞大選前一周,澳大利亞動力煤價格暴跌,由此引發的新問題飽含爭議,即一個價值40億美元的煤礦項目是否可行。


自4月份以來,澳大利亞動力煤基準價格大跌40%,降至兩年來新低。這預示著煤礦利潤空間收縮,同時,業內也擔心明年的經濟能否推動煤礦的發展。


印度礦商阿達尼集團(Adani Group)表示,其目標是從2020年3月開始每年生產1000萬噸煤,但分析師表示實現該目標的日期過于樂觀。


“在我看來,許多人都對煤炭未來的發展前景感到擔憂。”澳大利亞分析師維克多?塔內夫斯基(Victor Tanevski)表示。


1月份,阿達尼曾預計,通過鐵路將煤炭從卡邁克爾煤礦運輸至港口的總成本為54澳元/噸(39美元/噸)。根據目前的市場價格,該礦的低品位動力煤售價將略高于47美元/噸,意味著每噸煤利潤為8-12美元/噸。


雖然分析師認為該公司的數據過于樂觀,但阿達尼表示,54澳元/噸的預估價格將采礦權費、煤炭加工費以及向出口碼頭提供的部分鐵路運費包含在內。


阿達尼表示,若想實現煤礦收支平衡,紐卡斯爾港6000大卡動力煤離岸價需要接近100美元/噸,遠高于當前價格86美元/噸左右。


分析師表示,即使估算可行,但該煤礦最快也需要5年時間可能開始商業化生產。8-12美元/噸的利潤僅是2017和2018年平均值的一半,體現了自巴黎氣候變化協議以來市場的變化速度。


除煤礦的經濟狀況外,分析師表示,阿達尼還面臨其他不利因素,其中包括澳大利亞的煤炭需求可能已經臨近衰退。


咨詢公司AME集團稱,隨著用戶逐漸放棄化石燃料而轉向使用清潔能源,煤炭價格將會繼續走低。這種情況將首先對低品位煤企造成沖擊,原因是他們會感到來自印尼等低成本企業以及可再生能源或清潔能源的競爭壓力。


新加坡經濟學人智庫首席能源分析師彼得?基爾南(Peter Kiernan)表示,澳大利亞動力煤的繁榮發展已經趨于平緩,中國、日本、印度等出口目的市場的煤炭消費量急劇下降將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下周即將舉行的澳大利亞大選將會給煤炭業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持有更多積極減排目標的工黨政府可能回歸。


可以肯定的是,銀行和投資者們越來越不愿意為動力煤項目提供貸款,這可能會抑制供應并推高煤炭價格。


阿達尼表示,公司可以通過其他收益彌補利潤的不足,比如當地政府允許同一礦區的新礦使用其自營鐵路線。


澳大利亞工業、創新和科學部預計,到2024年,日本從澳大利亞的煤炭進口量將由2018年的1.4億噸下降至1.31億噸,而日本是澳大利亞動力煤最大的進口國。


面對來自印尼的低成本競爭,澳大利亞生產商正在努力進軍最后的煤炭繁榮市場——南亞。


航運數據顯示,僅4月份,印尼就向印度和巴基斯坦出口了890萬噸動力煤,澳大利亞在該國市場中的占比微乎其微。

 
返回
彩票大小单双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