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服務
聚力穩增長 發力促改革
時間: 2019/5/14 10:21:53

來源:中國金融家 作者:本刊記者 李國輝 發布日期:2019-02-22 15:49

“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這是2018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我國經濟形勢的判斷。

2018年以來,全球經濟復蘇動能整體放緩、中美貿易摩擦疊加,以及國內勞動力人口下降、金融財政嚴監管等結構性和周期性因素碰頭,使國內經濟增速呈逐季放緩態勢,其中2018年三季度GDP同比降至6.5%,是2009年一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

“未來一段時間我國宏觀經濟運行的外部環境仍在發生深刻變化,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加大,不確定性上升。為此,國內需要及時采取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這是當前穩定就業、保障民生和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的要點所在。”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相比去年,“穩增長”在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的份量明顯增加,已成為短期政策議程中的焦點議題。


2018年5月25日,一款中國制造的可應用于農業、林業和大型水利等領域的固定翼無人機亮相2018世界制造業大會。

穩定總需求

更大規模減稅降費

外需方面,2018年出口增長較好,但存在明顯的應激式“搶出口”增長特征。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指出,這一方面透支了2019年的需求,另一方面抬高了同比基數。在保護主義抬頭、美國經濟增速可能放緩和部分發達經濟體政策不確定環境下,全球經濟復蘇放緩,2019年外需走弱壓力加大。

為對沖外需給經濟增長帶來的負向拖累,2019年內需將相應擴張,這樣才能實現穩定總需求的目標,也是本次會議提出“宏觀政策要強化逆周期調節”的原因所在。同時,會議對擴大內需也做出了具體部署。其中,對養老、教育、醫療、旅游服務發展的強調,既順應了當前我國消費正在從商品轉向服務的趨勢,更直接指明了當前服務業供給側的短板所在。王青認為,為擴大國內消費能力,當前實施的減稅降費并非短期性的“權宜之計”,有可能成為重大收入分配改革的一部分而持續推進。

在財政政策方面,王青認為,本次會議要求“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預計2019年減稅幅度將由今年的1.3萬億元上調至1.5萬億元,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以及社保繳費都存在一定下調空間。這一方面能夠降成本,激發微觀企業主體活力,更重要的是能夠直接刺激民間投資和民眾消費。在增加支出方面,會議提出2019年要“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王青判斷,2019的新增專項債將達到2萬億元左右,較上年增加0.65萬億元,而且財政赤字率也將從上年的2.6%上調至3.0%。這意味著2018年急劇下滑的基建投資增速將在2019年出現“V”形反轉,有望達到10%甚至更高水平,較2018年大幅反彈6個百分點以上。

穩健貨幣政策保持松緊適度

在貨幣政策方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該表述基本延續了近一段時間以來的貨幣政策基調。連平認為,這意味著2019年貨幣政策保持穩健偏松,流動性較為合理適度,定向調控、精準滴灌仍是貨幣政策操作的主要特征,將繼續加大對民營、中小企業等薄弱領域的支持力度。同時貨幣政策調控也會注重增強靈活性和前瞻性,會根據經濟形勢變化進行適時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會議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去掉了上年的“中性”一詞。王青認為,這表明未來一段時期貨幣政策將繼續向偏松方向微調。其中,資金面將繼續處于充裕狀態,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動員銀行業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的表內信貸投放,對沖周期性收縮效應。此外,2019年金融嚴監管將出現一個從“破”到“立”的過程,即從嚴格限制表外融資、非標資產,到有序引導影子銀行資金流向“缺水”的民營企業、小微企業以及一些基建補短板項目。

防控金融風險仍是重中之重

2019年,將繼續堅定不移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防控金融風險仍是重中之重。會議指出,“要堅持結構性去杠桿的基本思路,防范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共振,穩妥處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做到堅定、可控、有序、適度。”

“可見,結構性去杠桿仍是2019年去杠桿工作的主要思路,重點是處理好地方政府債務風險。”連平指出,鑒于目前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隱患不小,預計2019年對此會加大監管和整治力度;強調“可控、有序、適度”,是為了避免出現“處置風險的風險”。與此同時,鑒于2019年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仍然錯綜復雜,包括股市、債市、匯市等在內的金融市場仍會出現大幅波動的可能,各個市場形成波動共振的風險不容小覷,需予以密切監測并妥善處理。

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本次會議強調,“我國經濟運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給側結構性的,必須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動搖”。會議提出加快經濟體制改革,推動相關改革走深走實。國企改革的重點要推進政企分開、政資分開和公平競爭,改組成立一批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組建一批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積極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

“財稅改革與政府職能轉變緊密相連,2019年將健全地方稅體系,規范政府舉債融資機制。在對外開放層面,本次會議提出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改革的重點在于放寬市場準入,全面實施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加強知識產權保護。過去對外開放主要是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未來要向規則制度型開放轉變,降低制度成本,推動市場多元化發展。”連平分析說。

王青認為,“以增強微觀主體活力為重點”,經濟體制改革有望多點突破。目前可以確定的具體改革有: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全面實施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更多領域外資可以實行獨資經營;國企“混改”有望迎來落地潮,“僵尸”企業處置步伐將明顯加快。此外,戶籍制度改革、農村土地制度改革、資本市場改革、財政體制改革、金融體制改革等都被要求“走深走實”。

連平還認為,金融體系也要推進供給側改革,調整優化金融體系結構是重點。會議指出,要以金融體系結構調整優化為重點深化金融體制改革,發展民營銀行和社區銀行,推動城商行、農商行、農信社業務逐步回歸本源。要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強化監管和服務能力。“這實際上相當于金融體系的供給側改革,即著力調整優化金融體系結構,一方面是繼續推動金融機構、特別是小型金融機構回歸本源,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另一方面繼續鼓勵發展民營銀行和社區銀行,通過進一步增加金融機構主體來提升金融體系全面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特別是增強對小微企業等長尾客戶的服務能力。”連平說。

 
返回
彩票大小单双打法